[返回文章列表] [返回最愛列表] > 文章類別:神佛傳說

韓愈(韓文公)

張貼者:ChihYi
閱讀人數:2804人 張貼日期:2024-03-02 01:30:00
1             加Line好友    加Line社群





韓愈
 
韓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河南河陽(今河南孟州)人,自稱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推行者,合稱「韓柳」。蘇軾稱讚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奪三軍之帥」(八代:東漢、魏、晉、宋、齊、梁、陳、隋)。散文、詩,均有名。著作收錄《昌黎先生集》。

家世

漢弓高侯韓頹當裔孫韓尋,後漢隴西太守,世居潁川,生司空韓棱,字伯師,其後徙安定武安。後魏有常山太守、武安成侯韓耆,字黃耇,永興中,自赫連屈丐來降,位常山太守,假安武侯,仍居常山之九門。卒,贈涇州刺史,諡曰成。耆生茂,字元興,尚書令、征南大將軍、安定桓王。生子:韓備、韓均、韓延壽、韓天生。
 
七世祖:韓耆,字黃耇,魏常山太守、安武子。
六世祖:韓茂,字元興,北魏安定公,贈涇州刺史、安定王,諡號桓王。
五世祖:韓均,字天德,定州刺史、安定康公。
高祖:韓皎,雅州都督。
曾祖:韓仁泰,曹州司馬。
祖:韓叡素,桂州長史。生晉卿、季卿、子卿、仲卿、雲卿、紳卿、升卿。
父:韓仲卿,秘書郎。
兄:韓會:長兄,曾任起居舍人,妻鄭氏。韓會於父母過世後,和妻子共同撫養韓愈(時3歲)長大,人稱「有德行言詞,為世軌式」。鄭氏過世後,韓愈作《祭鄭夫人文》弔祭兄嫂,感念養育之恩。
韓老成:又稱十二郎。韓介之子,過繼給韓會,生一子一女。韓老成和韓愈共同長大,「未嘗一日相離」。



死後,韓愈作《祭十二郎文》,追思兩人之情,並稱自己「自今已往,吾其無意於人世矣」。
韓介:二兄,官至率府參軍。子韓老成。
堂兄:韓弇,韓雲卿之子。進士及第,朔方節度請掌書記,得秘書省校書郎,累遷殿中侍御史。貞元三年(787年)卒,時年三十五。後其女嫁與李翱。
 
生平

韓愈自稱是漢代諸侯韓王信的後裔,父韓仲卿。韓愈出生不到幾歲,母親過世,三歲喪父,受大哥韓會(即十二郎韓老成之伯父兼養父,韓老成被韓愈二哥韓介過繼給韓會)撫育,隨兄長為官轉徙長安、韶州(今廣東韶關)等地。後韓會病逝韶州,隨嫂鄭氏護喪返回河陽。後又避難宣城(今安徽宣城),與侄韓老成,同由鄭氏撫養成人,情逾手足。
 
韓愈至七歲才開始讀書,十三歲能寫文章,自言「前古之興亡,未嘗不經於心也,當世之得失,未嘗不留於意也」。唐朝貞元二年(786年)赴長安應試,無門第資蔭,三試不第。貞元八年(792年)古文家陸贄、梁肅知貢舉,韓愈曾多次交遊梁肅門下,好寫古文的韓愈,因此得以中進士。應吏部試,又三次不中,憤慨之餘稱「為考官所辱」,打算求船東下。貞元十一年(795年),三次上書宰相,希得薦舉而不得。
 
貞元十二年(796年),汴州宣武軍亂,隨宣武軍節度使董晉赴任,擔任「觀察推官」。期間與孟郊相識交遊,李翱、張籍入其門下。董晉卒,改任武寧節度使張建封屬下「節度推官」。張建封死,遷居洛邑。
 
貞元十七年(801年),經由李翱引薦給陸慘,獲得薦選,任國子監四門博士,貞元十九年(803)前,著《師說》。貞元十九年(803年)任監察御史,因關中旱災,上《御史臺上論天旱人饑狀》,糾彈國戚京兆尹李實,遂貶陽山令,深受百姓愛戴,百姓甚至以「韓」字,為兒取名。這一年侄子韓老成去世,寫《祭十二郎文》。
 
永貞元年8月(805年)憲宗即位,大赦天下,韓愈改任荊州江陵府法曹參軍,韓愈甚感失望,寫下「棲棲法曹掾,何處事卑陬」。
 
元和六年(811年)任國子博士,作〈進學解〉,受裴度賞識,擢為禮部郎中。



815年隨裴度征淮西,因功擢任刑部侍郎,並作〈平淮西碑〉。因碑文內容推崇宰相裴度,實際作戰平定淮西的李愬,妻子是唐安公主女因而控訴韓愈所作碑文不實,李愬的屬下石孝忠推倒碑文,唐憲宗只好命段文昌重撰碑文。
 
轉任刑部侍郎時,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因反對唐憲宗迎接釋迦牟尼佛佛骨而被貶為潮州刺史(今廣東潮州)。
 
往潮州路上,已經生病的愛女也因為不堪路程折磨而病死,韓愈傷感不已,來到了藍關(今陝西藍田)時,大雪紛飛,韓愈見到姪孫韓湘(傳說韓湘就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不禁再三嗟歎道:「吾為汝成此詩。」詩吟:「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願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此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到了潮州之後,韓愈用心治民興學、又藉以工抵債釋放奴婢,與潮州大顛和尚成為好友。後來在潮州又寫《祭鱷魚文》,往河裏扔了一豬一羊,然後組織百姓獵殺鱷魚,往河中倒入生石灰、硫磺等,據聞鱷魚就此絕跡。事實上,後來宰相李德裕、宋朝陳堯佐在潮州時,看見鱷魚仍在。韓愈卒後,當地乃建韓文公廟供奉。
 
在潮州任內,韓愈上表懺罪謝恩曰:「臣以狂妄戇愚,不識禮度,陳佛骨事,言涉不恭,正名定罪,萬死莫塞。陛下哀臣愚忠,恕臣狂直,謂言雖可罪,心亦無它,特屈刑章,以臣為潮州刺史。既免刑誅,又獲祿食,聖恩寬大,天地莫量,破腦刳心,豈足為謝!」並陳述邊地困境,希冀憐憫之心:「臣所領州,在廣府極東,過海口,下惡水,濤瀧壯猛,難計期程,颶風鱷魚,患禍不測。州南近界,漲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臣少多病,年纔五十,髪白齒落,理不久長。加以罪犯至重,所處遠惡,憂惶慚悸,死亡無日。單立一身,朝無親黨,居蠻夷之地,與魑魅同群,苟非陛下哀而念之,誰肯為臣言者?」表進,敕令改任袁州(今江西宜春)。

唐穆宗即位後,奉旨回京,歷任國子監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是人稱其為「韓吏部」

長慶四年(824年),八月因疾告假。十二月二日(西曆12月25日),於長安靖安里的家中與世長辭,年五十七 。贈為禮部尚書,謚為文。
 
寶曆元年(825年),三月葬於河陽。

宋元豐元年(1078年),神宗追封為昌黎伯,並從祀孔廟。
 

身後

當時伽藍四萬所,僧尼二十六萬五千餘人,王公與士民花費過多金錢且盲目迷信佛教的風氣,一度對唐朝造成頗大的經濟壓力,雖然韓愈曾有逼迫所有僧侶還俗的言論,但事實上他並不完全反佛,所以他也不避諱與僧人應酬唱和,如潮州大顛、三平義中師徒。他也反對道教對仙丹的迷信,要人們食用丹藥,說因此「殺人不可計」,但並不是針對道家思想。韓愈以「道統」自命,三十六歲時已經「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祭十二郎文〉),晚年有「落齒」詩:「去年落一牙,今年落一牙。



俄然去六七,落勢殊末已」。後來在長安城南興建過豪宅,也有絳桃、柳枝等妓,能歌善舞。長慶四年(824年)敬宗即位,同年十二月韓愈因病去世,年五十七。妻子出身范陽盧氏,二子韓昶、富平令韓州仇,有一女為李漢妻,一女為蔣系妻。韓愈去世後,〈韓文公墓誌銘〉是由其生前指定的高徒皇甫湜撰寫,李翱令作行狀。

現在孟州市西虢鄉韓莊(傳為韓愈老家)修建有韓文公墓。廣東潮州市潮州韓文公祠是中國大陸現存保存最完整歷史最久遠的紀念韓愈的專祠。臺灣屏東縣內埔鄉的昌黎祠(韓愈廟)是臺灣唯一主祀韓愈的廟宇。

1976年,韓愈身後評價在臺灣產生「誹韓案」,學者於《潮州文獻》說韓愈死於花柳病,被韓愈後人控告誹謗成案,引起論戰。
 
文學
 
古文成就

韓愈散文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化,眾體兼長,不落俗套,力求創新,構思奇巧,詞鋒銳利,雄奇奔放,氣勢磅礡,汪洋恣肆,曲折多變,波瀾起伏,想像豐富,感情充沛,析理透闢,邏輯嚴密,設譬巧妙,筆觸幽默,句法則駢散交錯。
 
韓愈文章以排斥佛老,闡明儒家之道為宗旨,《師說》、《送董邵南序》、《原性》、《原道》、《諫迎佛骨表》、《進學解》、《送窮文》、《柳子厚墓誌銘》,備受傳誦。後世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

詩作
《左遷至藍關示姪孫湘》
 
“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前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
 
主張
 
韓愈主張「文道合一,明道為主」,柳冕首先提出(文以載道),周敦頤首先寫出(文以載道)四字,宣揚儒道,攘斥佛、老,「破駢為散」,反對六朝以來的駢文文風,主張恢復三代兩漢自然質樸的文體,「言貴獨到」,「詞必己出」,要「文從字順」。

韓愈主張思想復古、文學復古,以復古道為目的,復古文為手段,而所謂道,是指儒家的道。韓在繼承的基礎上亦有所創造和革新,主張學古文「師其意不師其辭」「唯陳言之務去」。

領導古文運動
貞元、元和年間,韓愈和柳宗元開始寫作古文,由於有理論有創作,故有成就。韓愈有自信,百折不回,又善宣傳,廣收門徒,遂形成聲勢浩大的社會運動。
 
韓愈繼承前人之經驗,意志堅強,大力提倡古文。正如李漢「昌黎先生集序」說:「時人始而驚,中而笑且排,先生益堅。」他既有理論,又有優秀作品示人,得到李翱、皇甫湜、張籍、孟郊等文友和後進支持,故能領導古文運動。
 
宋明理學的先驅

儒學在魏晉南北朝以來,受佛道兩教大盛所影響,漸漸失去統治地位。



韓愈本身主張復古,反對佛教。為儒教爭取統治的地位,以代替佛教或道教統治的地位。為後來宋明理學產生了先驅作用。韓愈在他的道統傳承的說法中把孟子說成孔子的繼承人,並認為聖人之道在孟子以後失傳,使孟子在道統中具有了與孔子同等的地位,這就把孟子的地位大大提高了。影響到後來宋明理學的學者把《孟子》一書列入四書,使孟子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真正提高起來。而另外在宋代《大學》被尊為四書之一,獲得了儒家重要經典的地位,而闡揚《大學》其實在韓愈已經開始。
 
詩歌

其詩有論者以為可以列李白杜甫之後,居全唐第三。韓詩以文為詩,以論為詩,求新求奇,有氣勢,對糾正大曆詩風起到了一定作用,對宋詩產生了較大影響。王安石以韓愈《薦士》評孟郊詩反過來評韓愈本人:「橫空盤硬語,妥貼力排奡」,概括其詩風。葉燮論韓詩:「韓愈為唐詩之一大變。其力大,其思雄,崛起特為鼻祖。」趙翼《甌北詩話》云:「詩家好作奇句警語,必千錘百鍊而後能成。如……昌黎之『巨刃磨天揚』、『乾坤擺雷硠』等句,實足驚心動魄,然全力搏兔之狀人皆見之」。他的代表作有《南山詩》、《調張籍》、《聽穎師彈琴》、《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春雪》、《晚春》等。
 
墓誌韓愈亦善寫墓誌銘,是時「長安中爭為碑誌,若市買然。」韓愈文名日盛,達官貴人常求其為先人撰墓誌銘,潤筆之金甚高,韓愈亦來者不拒。司馬光《顏樂亭頌》一文指出,韓愈「好悅人以銘志,而受其金」。韓愈寫一篇《謝許受王用男人事物狀》,潤筆費用是「受馬一匹,並鞍、銜及白玉腰帶一條」。《謝許受韓弘物狀》記載曾收得韓弘致贈的「絹五百匹」,相當於四百貫錢,而時韓愈一個月的薪水只有二十五貫錢,當官反成副業。部分「諛墓」之作,在當時頗受譏斥。其友劉叉故意取其黃金數斤而去,云:「此諛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壽。」元代王若虛說:「韓退之不善處窮,哀號之語,見於文字。」又說:「退之不忍須臾之窮。」
 
 
尊儒反佛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唐憲宗要將鳳翔法門寺的釋迦牟尼佛佛骨迎至宮中供養三日,崇佛之風再次興起,舉國若狂,有人「焚頂燒指,百十為群,解衣散錢,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韓愈上《諫迎佛骨表》(《論佛骨表》)諫阻天子迎佛骨,認為「佛本夷狄之人」,佛教自外於天下國家,讓佛教凌駕於儒學之上,有被同化為夷狄的危險,且佛徒滅棄封建倫常,「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眼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子焉而不父其父,臣焉而不君其君,民焉而不事其事」。



同時韓愈還認為,佛教耗費大量財富,加重了百姓負擔,且信佛的皇帝沒有好下場,「唯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捨身施佛,宗廟之祭,不牲宰,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竟為侯景所兵逼,餓死台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他主張「人其人,火其書,廬其居」,將佛骨「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憲宗聞之大怒,將處以極刑,裴度、崔群力救道:「愈言訐牾,罪之誠宜。然非內懷至忠,安能及此。願少寬假,以求諫爭。」帝曰:「愈言我奉佛太過,猶可容;至謂東漢奉佛以後,天子咸夭促,言何乖剌邪?愈,人臣,狂妄敢爾,固不可赦。」於是貶其為潮州刺史(今廣東潮州)。
 
 
 
評價
 
文起八代之衰

●蘇軾在《潮州韓文公廟碑》盛稱其「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關盛衰之運。」「獨韓文公起布衣,談笑而麾之,天下靡然從公,復歸於正,蓋三百年於此矣。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此豈非參天地,關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並作詩稱讚韓愈:「公昔騎龍白雲鄉,手抉雲漢分天章。天孫為織雲錦裳,飄然乘風來帝旁。下與濁世掃粃糠,西遊咸池略扶桑。草木衣被昭回光,追逐李杜參翱翔。汗流籍湜走且僵,滅沒倒景不可望。作書詆佛譏君王,要觀南海窺衡湘。歷舜九嶷弔英皇,祝融先驅海若藏,約束蛟鱷如趨羊。鈞天無人帝悲傷,謳吟下招遣巫陽。犦牲雞卜羞我觴,於粲荔丹與蕉黃。公不少留我涕滂,翩然披髮下大荒。」

●蘇洵稱讚韓愈文章「如長江大河,渾浩流轉」。
●韓退之所撰寫《祭十二郎文》與李密的《陳情表》、諸葛亮的《出師表》並列為中國三大抒情文之一,南宋謝枋得《文章軌範》引用安子順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章學誠稱韓愈的碑誌文是「心識古人源流,隨時通其變化」(《文史通義‧墓銘辨例》)。
●茅坤說:「世之論韓文者,共曾稱碑蒜;予獨以韓公碑文多奇崛險譎,不得《史》《漢》敘事法,故於風神處或少道逸。」(《唐宋八大家支鈔·論例》)
●錢仲聯:「韓愈的散文,氣勢充沛,縱橫開合,奇偶交錯,巧譬善喻,或詭譎,或嚴正,具有多樣的藝術特色。」
●毛澤東1936年在保安會見愛德加·史諾時說:「學校里有一個國文老師(袁吉六),學生給他起了個「袁大鬍子」的外號。他嘲笑我的文章,說它是新聞記者的手筆。他看不起我視為楷模的梁啓超,認為他是一個半通不通的人。我不得不改變我的文風,去鑽研韓愈的文章,學會了古文的措詞。所以,多虧袁大鬍子,今天我如果需要的話,仍然能夠寫出一篇過得去的古文。」晚年毛澤東讀歐陽修《新唐書·李汲傳》時寫下批語:「韓愈文集,為李汲編輯得全,歐陽修得之於隨縣,因以流傳,厥功偉哉。」
 
裂道與文以為兩物

●吳虎臣《能改齋漫錄》卷十謂荊公「不以退之為是」。
●韓愈說自己反對閹黨,「日與宦者為敵」[23],但是貞元十三年,韓愈曾作〈送汴州監軍俱文珍序〉,對宦官俱文珍歌頌備至。後來又作《順宗實錄》,對俱文珍亦多加褒辭。魏了翁嘲笑他「韓公每是有求於人,其詞輒卑諂不可據」。
●韓愈善寫「諛墓」之文,清初顧炎武在書信中評他:「韓文公文起八代之衰,若但作《原道》、《原毀》、《爭臣論》、《平淮西碑》、《張中丞傳後序》諸篇,而一切銘狀概為謝絕,則誠近代之泰山北斗矣;今猶未敢許也」。
●張耒論韓愈「以為文人則有餘,以為知道則不足」(《韓愈論》)。
●朱熹指責韓愈「裂道與文以為兩物」(《讀唐志》)。
●章太炎說:「韓對死生利祿之念,刻刻不忘:登華山大哭,作《送窮文》,是真正的證據。」韓愈登華山,「度不可返,乃作遺書,發狂慟哭」,最後被華陰縣令救下。
●周作人對韓退之則不以為然:「講到韓文我壓根兒不能懂得他的好處」,「總是有舊戲似的印象」,「但見其裝腔作勢,搔首弄姿而已」。他在《秉燭談談韓文》又說:「假如我們不贊成統治思想,不贊成青年寫新八股,則韓退之暫時不能不挨罵,蓋竊以為韓公實系該運動的祖師,其勢力至今尚瀰漫於全國上下也」、「如有人願學濫調古文,韓文自是上選」。
 
治宋學之首

●錢鍾書《談藝錄》認為:「韓昌黎之在北宋,可謂千秋萬歲,名不寂寞矣。」又說「古來薄韓者多姓王」。
●陳寅恪在《論韓愈》中論及韓愈排斥佛教,「呵抵釋迦,申明夷夏之大防」。
●錢穆:其排釋老而返之儒,倡言師道,確立道統,則皆宋儒之所濫觴也。嘗試論之,唐之學者,治詩賦取進士第,得高官,卑者漁獵富貴,上者建樹功名,是謂入世之士。



其遯跡山林、棲心玄寂,求神仙,溺虛無,歸依釋老,則為出世之士……獨昌黎韓愈氏,進不願為富貴功名,退不願為神仙虛無,而倡言乎古之道……此皆宋學精神也,治宋學者首昌黎,則可不昧乎其所入矣。
●陳來認為韓愈和他的弟子李翱提出的復興儒家的基本口號與發展方向,確乎是北宋慶曆時期思想運動的先導。韓愈在他的道統傳承的說法中把孟子說成孔子的繼承人,把孟子的地位大大提高,影響後來宋明理學的研究。
 
名句

●業精於勤而荒於嬉,行成於思而毀於隨。 ──《進學解》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師說》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師說》
●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悅,酒食遊戲相徵逐,詡詡強笑語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負,真若可信;一旦臨小利害,僅如毛髮比,反眼若不相識,落陷阱,不一引手救,反擠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柳子厚墓志銘》
●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師說》
 
 
軼事典故

叩齒庵
韓愈來到潮州後,有一天在街上碰見一個和尚,面貌十分兇惡,特別是翻出口外的兩個長牙,韓愈想這決非好人,心想著要敲掉他那長牙。韓愈回到衙里,看門的人便拿來一個紅包,說這是一個和尚送來的。韓愈打開一看,裡面竟是一對長牙,和那和尚的兩隻長牙一模一樣。他想,我想敲掉他的牙齒,並沒說出來,他怎么就知道了呢?韓愈立即派人四處尋找那個和尚。見面交談後,韓愈才知道,原來他就是很有名的潮州靈山寺的大顛和尚,是個學識淵博的人。韓愈自愧以貌看人,忙向他賠禮道歉。從此,兩人成了好朋友。後人為紀念韓愈和大顛和尚的友誼,就在城裡修了座庵,叫“叩齒庵”。
 
設水布
古時候,潮州韓江里的放排工,既要扛杉木,又要扎杉排,一會兒跳下
江,一會兒爬上岸,身上的衣服濕了乾,幹了又濕,常常患上肚痛病和風濕病。於是他們做工索性光著膀子,不穿衣服。每天在江邊挑水、洗衣服的婦女,看見放排工赤身裸體,就告到官府。官府交涉過後,放排工只好穿上衣服。韓愈來到潮州,聽聞這件事後,他跑到江邊實地查看放排工扎排和放排的情形。韓愈認為放排工成天穿著一身濕衣服,容易得病。在回衙後,他便讓人到江邊通知放排工:今後扎排、放排肘,可以不穿衣服,只在腰間扎塊布能遮羞就好了。這塊布後來就成了潮州的放排工和農民勞動時帶在身上的浴布,潮州人把它叫“水布”。
 
性情中人
韓愈性格開朗豁達,與人交往,無論對方發跡或是潦倒,他始終態度不變。



年輕時同孟郊、張籍友善,二人聲名地位還不高,韓愈不避寒暑,在公卿中讚揚推崇他們。張籍終於得中進士,榮獲官祿。後來韓愈雖然身份顯貴,每當辦完公事的閒暇,便同他們一起談話宴飲,論文賦詩,和過去一樣。而他對那些權豪勢要,看作奴僕一般,瞪著眼睛不屑一顧。韓愈很善於誘導勉勵後進,留在家中做賓客對待的十分之六七,即使自己早餐也吃不上,仍和顏悅色毫不在意。他總以振興名聲教化、弘揚仁義為己任。幫助內外親和朋友的孤女婚嫁的近十人。

吏部開鎖
韓愈曾任吏部侍郎,當時吏部的吏員中令史的權勢最重,因為是吏部過去常關鎖著,等待選補任命的官員不能到吏部來見面。韓愈上任後,將關鎖放開,任憑候選官員出入,他說:“人們之所以怕鬼,是因為見不到鬼;如果能夠看得見,那么人們就不會怕鬼了。”
 
鳶飛魚躍
清光緒十四年(1888年),連州知州石炳璋從陽山拓韓愈真跡,將“鳶飛魚躍”四字刻於燕喜亭右後側的臥龍石上,後有何健的楷書題跋:“韓公大字世罕見之,乾隆壬寅,健秉鐸陽山,得四字於土人家,為之勒石。”韓愈“鳶飛魚躍”石刻見於山東濰坊十笏園、廣東潮州韓文公祠、廣西賀州小西湖、肇慶七星岩等地,影響頗廣。
 
過馬牽山
韓愈到任潮州時,正逢潮州大雨成災,洪水泛濫,田園一片白茫茫。他到城外巡視,只見北面山洪洶湧而來,於是他騎著馬,走到城北,先看了水勢,又看了地形,便吩咐隨從張千和李萬緊隨他的馬後,凡
馬走過的地方都插上竹竿,作為堤線的標誌。韓愈插好了堤線,就通知百姓,按著竿標築堤。百姓聽了十分高興,紛紛趕來,豈料一到城北,就見那些插了竹竿的地方已拱出了一條山脈,堵住了北來的洪水。從此,這裡不再患水災了。百姓紛紛傳說:“韓文公過馬牽山。”這座山,後來就叫“竹竿山”。
 

驅逐鱷魚
 
韓愈被貶到潮州做刺史時,當時潮州有一條江,江中有很多吃人的鱷魚,成為當地一害,許多過江的人都被它們吃了。一天,又有一個百姓遇害了。韓愈憂心忡忡:鱷魚不除,必定後患無窮。於是韓愈下令準備祭品,決定親自去江邊設壇祭鱷。韓愈擺好祭品後,對著江水大聲喊道:“鱷魚!鱷魚!韓某來這裡做官,為的是能造福一方百姓。你們卻在這裡興風作浪,現在限你們在三天之內,帶同族類出海,時間可以寬限到五天,甚至七天。如果七天還不走,絕對嚴處。



”從此,潮州再也沒有發生過鱷魚吃人的事情了。人們把韓愈祭鱷魚的地方稱為“韓埔”,渡口稱為“韓渡”,這條大江則被稱為“韓江”,而江對面的山被稱為“韓山”。
 
夢吞丹篆

韓愈在年少之時曾有一夢,夢中有一個人和一卷丹篆,自己被迫強行吞下丹篆,旁邊還有一人在拊掌大笑,頓時覺得驚恐不已,隨即便醒來了。
 
醒後,韓愈只覺胃中似乎猶如有物體噎住一般,而且尚能記上其中一兩字,筆法非凡。之後得緣見到孟郊,總覺得似曾相識,細想之下才驚奇地發現,孟郊就是那個夢中在旁大笑之人。此事在《異人傳》中有記載,在《龍城錄》中的記錄也較為詳細,據說韓愈醒後“筆勢非人間書也。後識孟郊,似與之目熟,思之,乃夢中旁笑者”。
 
夢事中所講的“丹篆”即為道教咒符之文,常以丹砂書之,筆畫呈雲迥篆書。韓愈明確反對佛教信仰,但頗信道教丹藥。至於道教的符咒之文,實際上並無興趣。對於韓愈夢中會出現“丹篆”,可理解為兩點:第一就是韓愈對文學的追求所產生的夢魘,他追求一種與眾不同的書法,筆勢特別,所以便在夢中以人們常見的“丹篆”顯示了出來;第二可能就是在暗喻韓愈等人所提倡的“古文”意趣,“丹篆”正是根據秦漢古文字大篆小篆之形演化而來的。一個文學家和思想家,其行為思想皆可影響其睡夢中的境況,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關於此夢是韓愈在受人矚目之後對人所講述的,所以也不排除有附加成分。而夢中孟郊在旁拊掌而笑,也當屬鼓勵,而非嘲笑。大概是韓愈潛意識中希望有這樣一位朋友,以至於後來見到孟郊,並與其關係密切後,就很自然地把夢中“拊掌而笑”者同密友孟郊聯繫起來了。
 
誤傳相貌
沈括在《夢溪筆談》中曾記載:世人畫韓愈像,臉小且美髯,戴紗帽。這其實是南唐的韓熙載,在北宋時還有當時所畫的韓熙載像保存,題詞非常明確。韓熙載諡號文靖,江南人稱之為韓文公,因此世人便誤以為是韓愈。韓愈身體肥胖而少鬍鬚。此後,韓愈配享孔子,各州縣孔廟所畫的都是韓熙載。後世無法辨別,便一直認為韓熙載的畫像為韓愈。
 
風流成性

據記載,韓愈縱慾且妻妾成群,以致性功能大為衰退。他經常服用壯陽藥,古代的壯陽藥中多有硫磺成分,多食有害,韓愈聽他人建議,把硫磺研成末餵公雞,等公雞長大後再食雞肉,使公雞先吸取了硫磺的毒性,從而間接獲得硫磺的壯陽功效,可是這樣吃多了還是使他死於此。宋陶谷《清異錄》記載:“昌黎公逾晚年頗親脂粉,故可服食;用硫磺末攪粥飯,啖雞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靈庫’,公間日進一隻焉”,但是,“始亦見功,終致絕命”。
 
退之投書
據李肇《唐國史補》記載:韓愈曾與客人共登華山,到達山巔後,發現四周險峻異常,估計沒有辦法邁步。



在驚恐萬分的情況寫下遺書,發狂大哭。華山所在的華陰縣縣令想盡辦法,才將其救下。
 
後來,有山西百歲老人趙文備游到“韓退之投書處”,有感韓愈的逸事,遂大笑不止。後人又於旁題刻“蒼龍嶺韓退之大哭詞家趙文備百歲笑韓處”。以後清代李柏登山至此,面對一哭一笑,又表現出另一種心態,並做詩云: “華之險,嶺為要。韓老哭,趙老笑,一哭一笑傳二妙。李柏不笑也不哭,獨立嶺上但長嘯。”
 
◎圖文源自網路資訊,若有侵權請及時聯繫我們刪除處理。


【提醒:】